关灯
护眼

第90章 重逢

    如羽一觉睡醒,虽然睡的地方不是很舒服,但身体总算是缓过劲儿来了,不像昨日在水里泡了半天又冷又累人都快要瘫下来了。

    她听见外面乒乒乓乓的声音,循着声音看去,原来苏进拿着随身的短剑在砍树,虽然砍的都是不太粗的小树但看着也挺费劲。她在江边洗了把脸,便拿着赤霄过去帮忙,苏进看她过来帮忙忙阻止道:“您别动,这些粗活我来干,你就在旁边歇息就成。”

    如羽看他满头是汗,估计已经砍了有一会了,旁边整整齐齐摆了一排的树干。便也不推让,坐在旁边看着他。

    到今日她才认认真真打量了一番苏进,二十出头的样子,可能常年在海边的原因,皮肤晒得黝黑但也遮不住五官端正的脸庞,健壮的体魄再加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有一种英武逼人的气概。她暗暗点头,此人人品不错,而且头脑也很清晰,以后倒是堪为大用。

    大约砍了十根差不多粗细的树干,苏进开始用藤条把这些树干捆扎在一起,还是用昨日扎木屋用的的方回结,捆扎这些树干又用了不少的时间,等一个完整的木筏推到江边,差不多到了晌午。

    苏进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看着自己的作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如羽也没闲着,在附近找了一些野果,她尽量避开茂密的草丛,所以找到的果子没昨日苏进找的多,但也足够两人果腹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江边边吃野果边看着江面,最好是能有往来的船只将两人带回岸上,结果看了个半天也没见着一条船的影子。

    苏进笑着说:“看来我今天不会白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果子苏进用剩下的那根最长的树干把筏子推到江里,自己先跳上了试了试,很稳,筏子没有下沉,他伸手拉着如羽的手,如羽也小心地跳了上来,筏子吃水基本没啥变化。

    苏进用手中的树干作桨,筏子顺着水缓缓而下,两岸是青翠欲滴的绿色,如羽倒觉得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两人自救出了小岛,缓缓朝江边靠去。也不知道两人落水给前线造成什么样的混乱,到了岸边两人又马不停蹄地朝前线赶去。

    这边两人朝水路前线赶去,那边成铉带着几人划了一艘小船正焦急的一路找寻他们的踪影,沿着江边找了一圈也没发现两人踪迹。当几人都深感绝望的时候,成铉回想来的时候路过一个江中小岛还没去过,命人回转划过去看看,几人一登岛映入眼帘就是一座小木屋,木屋不大刚好能容下一个人休息,而且看得出绑树枝的藤条都是新鲜砍下来的,木屋的前面还有一堆熄灭的火堆。随船的一名士兵说看这个打结的手法,应该是苏将军做的这个木屋,南平军队扎营时惯用这个打结手法。这个发现让成铉欣喜若狂,从脚印看有一大一小两种不同的脚印,这说明至少两人都活着。

    他们四处搜寻了一下没发现两人的踪影,看来他们已经想办法离开了。成铉让人划着船继续前行,没多久就发现江岸边漂浮着的小木筏,成铉心头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,看来是上了岸,但不知道人现在怎么样?伤的重不重?

    成铉思索了一会儿,估摸两人会回水路前线,他让跟他来的几位士兵划船回去,他沿着江边陆路回去,沿途看看能不能遇到。

    如羽和苏进一路马不停蹄赶回水路前线,当二人出现在甲板上,芳华不禁喜极而泣,拉着如羽的手不肯松开,不停问她伤到哪了?要不要紧?如羽把护心镜拿给她看,芳华一看人没事不停地说:“老天保佑,老天保佑!”如羽看她神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心道:刚认识没多久,她倒是真心为她担忧,也不枉她舍命救了小皇子一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