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粒橙橙
果粒橙橙宠妾灭妻?主母携崽二嫁权宦
许婉宁嫁进城阳侯府二十五年,散尽家财扶持出了一个进士相公探花儿子。她以为此生圆满,谁知探花儿子是渣男渣女的,亲生儿子早被她赶出侯府,变成一抔黄土,连自己也被磋磨致死再次重生,许婉宁又重新回到了嫁进侯府的第六年。假儿子得了天花毁容啦?渣男跟白月光闹掰狗咬狗啦?掩住笑意,许婉宁带着御赐圣旨带着儿子脱离泥潭,吃香喝辣。谁知无意招惹的大太监裴珩将人拦在梧桐树下。你嫁我,我保你们母子一世无忧。许婉宁瞧着这个权倾朝野的厂公,他不育,她不孕,搭伙过个日子呗。只是嫁过去之后,儿子怎么长得越来越像裴珩?许婉宁扶着高高隆起的肚子,龇着牙花骂道:男人的嘴骗人的鬼
甜不腻
甜不腻陆总要乖,苏小姐又去滴血认亲了
体贴的男友突然想用强,快谈好的投资无理由被拒,阴差阳错睡了大佬的苏染许久后才发现,倒霉不是因为喝了凉水,而是被金主看上了。 [甜宠+日久生情+认亲+小叔+追妻] 苏染被渣男陷害,睡了个声好脸帅但是皮厚的陌生男人。 本想一别两宽,男人却摇身成为高高在上的投资金主,死死掐着她的细腰不放:“已经给过你机会逃跑了。是你自己又跑回来的。” - 陆景行以为自己只是一时好色贪玩。 直到苏染成为自己的准侄媳妇,小白手勾着他的衣领反问:“陆总,我叫你一声小叔,敢答应吗?” 陆景行才发现,陷入游戏无法自拔的人,始终只有他。 - 1V1,双洁,HE。 【道貌岸然的投行总裁V逆骨在身的冷艳小食品厂乙方】 【两个清醒的人,互相沉沦。】
五号病患
五号病患炮灰女配发疯,纵享缺德人生
苏文鸢穿了,开局就要嫁给眼瞎身子弱的疯批王爷。\n传闻中这个疯批王爷,杀了十几名侍妾,更是早早放话,不会让新王妃活着出去。 \n成亲当晚,宸王府火光冲天……\n大家都以为是宸王杀妻毁尸灭迹,没想到这火是王妃放的,差点把宸王烧死在里面。 \n第二天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,对王妃肃然起敬!\n一时间竟分不出谁才是疯批。 \n自那以后,宸王府就有了两个精神病,王爷喜怒无常,王妃比他还要不正常。 \n一个杀人一个补刀,一个放火一个泼油……\n王爷在前谋财害命,王妃在旁鼓掌叫好。 \n人前俩人狼狈为奸,人后互相甩锅。\n苏文鸢抱怨:“我就骂他一顿,你怎么把他送进天牢了?”\n盛景玉无奈:“你都把他骂哭了,我怕不把他送走,他会羞愤自杀。”\n二人相处的还算和谐,直到某日,苏文鸢又一次在他面前换衣服。 \n抬头一瞥,他脸红了……\n苏文鸢懵了,他看见了?\n他竟然看得见? 他一直都看得见!!\n苏文鸢这回是真疯了!
时京京
时京京极致心瘾
黎影结识了不该高攀的三代圈,在纨绔少爷刘怀英猛追求时,她无路可避。 匆匆一瞥徐家太子徐敬西的姿容,她心荡神,四九城权力中心是徐家,唯他能破局。 雪夜,大G车门边,她踮起脚尖,轻拢掌为徐敬西续烟。 男人唇悠着烟,朝她倾斜了些,清隽脸孔半低在逆光暗影,烟尖火苗自两人中间熹微明灭,望见他眼眸淡泊沉静,一点一点抬起,“你要什么。” 黎影:“只要你能给的。” 旁人警醒过:“那位徐敬西,生起高阁,满身满骨是深重的权力欲,情对他这样的人来说都多余,你拿什么跟他赌名份。” 懂留她在身边,无非徐敬西寂寞消遣。 他逢场作戏,她从不图名份,扭头离京办画展。 收拾行李刚进电梯,徐敬西长身立于正中央,食指徐徐勾住她前颈间的细骨项链,将后退的她轻轻拉回。 ** 那夜情人节,是三环内高奢酒店一房难求的日子,有人撞见,BVG酒店被徐家太子包下。 黎影印象最深的,是男人半跪在床,浴袍松垮,咬住笔帽,手拾勾金笔在她锁骨边缘描绘三字瘦金体——徐敬西
你能奈我何
你能奈我何留守妇女的秘密
他去广东打工后,我便成了村里年轻的留守妇女一员。村里山清水秀,沁人心脾。 但村里夜晚也是最难捱的。\n所以我和很多留守妇女都藏着许多心照不宣的秘密。
云泥
云泥郁总,夫人才是小公主的亲妈
苏禾爱了郁景延整整十年,为他付出所有。郁景延却连女儿都不让她见:“孩子是你姐姐生的!你还要恶毒到什么程度!”苏禾彻底心冷,带着女儿远走高飞,他却收到一纸检查单:“郁总!夫人才是小公主的亲妈!”

更新列表